宋朝的十二个入口(长诗)


2021-02-19 14:40:58  王乐元  所属诗集  阅读280

150个   

宋朝滚滚而来,它的金戈铁马也秋风入梦,
它如影随形的怅惘,柔弱,长吁短叹,
在破碎的记忆里不欢而散,
不堪一击,不值一提。
浩浩荡荡的战场从来没有停止,
厮杀的针锋相对,分别的大漠孤烟,
阴谋与阳谋;美人和说客,
孤独的一个人,孤单的一个朝代,
孤寂的那么多世纪,
破窗而来,迎面而来。

进入,放弃,离开,
返回,思念,驻守。
我看见的宋朝繁花似锦,
我体验的宋朝哀莫大焉。

辛弃疾是一个宋朝,
李清照是一个宋朝,
晏殊是一个宋朝,
姜夔也是一个宋朝。
宋朝灿若星辰,
但讳莫如深。

欧阳修在日暮乡关里宋朝,
小桥流水里宋朝,
他的庭院深深,深几许,
我靠这牵肠挂肚的几许,
磨磨唧唧的几许,
鱼龙混杂地招摇过市。
在《清明上河图》某个不起眼的点,
张择端蹲身小憩,眺望,
那个摇晃的,让他无限伤心的倒影。

1

喝茶是第一个入口


茶道的起始有别它的轮回,
宋朝人的生活从喝茶开始。
不知那时的茶有哪些名字,
铁观音,碧螺春,普洱,
金骏眉,大红袍,
它们在时间的缝隙,
顺着光阴一路明亮,
三百一十九年,八百多年?

已经不重要了,那些早茶,
下午茶,晚茶,
杯杯醉人——无论是清醒的人,
迷离的人,百战归来的人,
还是百折不挠那样,
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人,
都不如知错能改的人,
既往不咎,善莫大焉。

宰相晏殊觥筹交错,
门庭若市,他日理万机,
但茶酒天地大,
每次小酌之后的波光粼粼,
他同样不能自拔。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在宋朝,他的词像木芙蓉初放,
像意犹未尽的初春。

晏几道呱呱坠地,
刺破北宋的夜空,
犹如一颗带刺的仙人球,
落花人独立,
微雨燕双飞。

吊脚楼两边的山峦青翠欲滴,
煮茶的铜壶却怒气冲天,
无人顾及陪茶侍女的姿态,
那一夜的鸡鸣日出又日落,
青,已出于蓝而胜于蓝。

喝茶,喝茶。
茶里的人生快意恩仇,
欧阳修单刀赴会,
他在醉翁亭的酒杯里看山水,
人心,看宋朝的沧桑,
而一个书生的桃花,
要等到醒后的隔世开放。

喝茶,喝茶,
喝茶是第一个入口。


2

作词是第二个入口


北宋的美,婉约得不像话,
李清照娉娉婷婷,
后来凄凄惨惨,
她就是宋朝的缩写,
无法言说。

这个没有内乱的王朝,
两次倾覆于外患,
词人引导的文艺复兴难辞其咎。
他们舒服,太舒服了,
卿卿我我,风花雪月,
浅吟低唱,该玩的都玩了,
该享受的都享受过,
该浪漫的都超越了浪漫。
还把日子浸泡在诗中,
赞美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他们应该死一回,
好好地去死,
义无反顾地去死,
不折不扣地去死,
应该感受哀鸿遍野的荒凉,
寄人篱下的落寞,
而不是悲天悯人的感慨,
众里寻他。

词的对仗,音韵,还有格律,
是宋朝的另一个存在,
另一个金碧辉煌又泥沙俱下的,
历史的更迭期。
我们也许不应该提及,
它那里有伤啊。

如果在宋朝,我宁愿喝点小酒,
也不去舞文弄墨,
那儿的高手太多,
稍不小心就丢人现眼,
后悔都没有机会。
一个词随时会卡住喉咙,
卡住换气的上下通道,
只有辛弃疾挑灯看剑,
一剑封喉。

作词是第二个入口。


3

绘画是第三个入口


天人合一,中国画意境幽远,
和谐,道家的阴阳术数流淌,
高山流水制造无限的远景。
还好,我没有出生在宋朝,
可惜,我没有在宋朝出生。

如果在宋朝,我的成长从绘画开始,
宋朝人的慢生活辗转反侧,
意味深长,意犹未尽。
研究他们的衣食住行,
琴棋书画,喜怒哀乐,
就会理解宋朝的绘画。
受理学影响,注重写实,
笔下的烟火浅行映照人间百态,
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达到了极致,
灿烂的极致,或极致的灿烂,
那是高度之上的高度。

破碎的山河依然楚楚动人,
皇帝重视的事业,绘画,
它养活画师,也养育了,
市井,流氓和妓女,
宋朝山水有幸被镶嵌,铭刻,
这不是历史的误会。

严谨精致的花鸟跃然纸上,
崔白的《双喜图》落叶凋零,
赵昌的《岁朝图》生机勃勃,
如果在宋朝,我的某些细节,
还有行走的幽思,片断,
可能像出口的丝绸,瓷器,
一次次入画,
一次次摇摆在开往欧洲的货轮。

绘画是第三个入口。


4

歌舞是第四个入口


临安的早晨,临安,
都城的府邸没有王气,
没有问鼎大地的霸力。
杨柳依依,和风细雨,
上朝,下朝,
选妃,临幸。
歌舞升平恰如它的名字,
临时平安,苟且,
临时没有什么不好,
不好的也许是永远。

宋高宗赵构内心的壮阔,
文字是不能表述的,
窈窕歌女的抑扬顿挫,
隐逸着他的目击之痛。
那经年累月的断肠,
在绍兴的女儿红中搅拌,
翻滚,余音绕梁。
岳飞的怒发冲冠,
秦桧奸佞的暗剑,
不及一片丝绸轻弹。

红酥手,黄藤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歌舞吧,且歌且舞,
醉生梦死,让那些有气节的士人去咒骂,
趁着这春色,这夜色,
这微风,这唾手而得的江山,
这依依不舍的屋宇,
它们会在谁的手中停留,紧握?
然后进入下一个轮回。

歌舞是第四个入口。


5

养妓是第五个入口


富裕的生活滋生爱,多余的爱,
是物质的关口,精神的内核。
在宋朝,养妓据说很普遍,
有多余钱财的人,
体力也多余,
他们在多余的时间悱恻缠绵。

衣食住行一边节俭,
一边奢侈的宋朝;
带着不是香奈儿气味的,
附庸风雅的宋朝;
法兰西帝国遥远,
雕花阁楼近在咫尺的宋朝;
它弥漫古典的意象沁人心脾。

欲说还休的暧昧,温柔,
恍恍惚惚的背影,拥抱,
勾勒一个个可能的故事,
不可能的荒诞。

这背影是一夜,
这背影是一天,
这背影是一月,
这背影是一年,
这背影注定是一生。

养妓人热爱生活,
这生活被妓女的窗花,
隐匿或照亮。往世今生,
才子佳人光明正大,
市井无赖偷鸡摸狗,
无论怎样名不正言不顺,
在那些或长或短的光阴里,
他们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养妓是第五个入口。

6

书法是第六个入口


从白纸黑字开始,
苏轼迷失太久,
他没有把官场当回事,
用洒脱,率真的性情,
一苇渡航,却四处碰壁。

从黄州到儋州,
他标新立异的姿态郁郁芊芊,
可文章憎命达,
失败始终包围着他:
世俗的失败从未离开。

从一撇一捺开始,
黄庭坚,米芾接踵而来,
不论蔡襄还是蔡京,
他们的墨宝紧跟晋帖行书,
变的是本质,不变的是遗风。
看见什么不重要,
奸臣忠臣暂放一边,
重要的是艺术的品质,
范本,还有精神留下来,
书法就是这样的入口。

从竖折弯钩开始,
瘦金体的徽宗一统天下,
这个叫赵佶的人真是奇迹,
他当了皇帝,又当过阶下囚,
却以写字名留青史,
后世之人总是模仿,
他字的精髓无法被超越。
这不是玩笑,真的,
直到今天,瘦金体依然瘦在那里,
没有变胖一点,哪怕是一点点,
哪怕是微不足道的。

书法是第六个入口。


7

丝绸是第七个入口


织锦院的色彩把天空复制,
亚麻,纺织品穿梭往来,
昼夜不停。
车水马龙的集市,
凸显人民的勤劳,智慧。
与我们相遇博物馆的,
刺绣,绢画,丝织品,
不是传说,是穿越,
是情景再现的时光俪歌,
它们看见历史的角落,
看清了角落的历史。

如果在宋朝,我们追逐的女孩,
一定是浣纱女。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她们心灵手巧,美目盼兮,
她们用善良创造幸福,
那只属于她们的,
小小的幸福。
但风云际会之间,
一场战争会卷走曾经的拥有,
就像范蠡可以隐姓埋名,
功成身退,
西施必须面目全非。

抽丝剥茧,一叶关情,
丝绸飘荡的江南,
雨水浇灌的江南,
妙手回春的江南,
剪不断理还乱的,
宋朝的江南,我来了,
我来过,路过,
在你白发三千丈图腾的背后,
绸缎蓝色的火焰,
正努力地把黑夜点燃。

丝绸是第七个入口。


8
瓷器是第八个入口


北京的磁器口,
每次经过它我想起宋朝,
——宋朝的官窑。
小时候的坛坛罐罐,
给我抚摸瓷器的经验,
而抚摸景德镇要到成年以后,
可那些釉色优美的花瓶,碗碟,
懵懂之间却曾装扮,
童年的海市蜃楼。

北方和南方不一样,
定窑,均瑶古朴深沉,
龙泉青瓷,青白瓷素雅简洁,
千姿百态。花鸟虫鱼,
梅兰竹菊栩栩如生,
想研究它们,
一生一世远远不够。

小时候妈妈讲故事,
掏耳朵,在夏天的傍晚时分,
我们在蝙蝠的飞进飞出下面,
吃饭,洗澡,虚度光阴。
家里的坛罐龙飞凤舞,
它们吸引我的不是图案,
那青花瓷里藏着的花生,
已经不多了,这年关的遗产,
总令我魂牵梦绕,恋恋不忘。

瓷器的世界比现实生动,
真实。两个穿红兜兜的胖娃娃,
一左一右,抱着红鲤鱼憨笑,
这经典的画面此生不渝,
它一直感动着我,就像宋朝,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瓷器是第八个入口。

9
逃亡是第九个入口


1127年,靖康之耻发生在河南,
东京——开封是也。
皇帝,宰相,
公主,贵妃,大臣,
三千多被金人掳走,
群山颤栗,黄河呜咽。

这是一个多舛的王朝,
这是一个艺术的王朝,
可叹的皇亲国戚,
奇葩命运的贵族王公。
从呼吸开始,他们的逃亡一路向北,
从血液开始,从衣着开始,
车马馿骡山水兼程,
望尽天涯路,泪湿衣襟。

赵构建立的南宋在逃亡,
南宋的雨水在逃亡,
谷物在逃亡,
活跃的思想忐忑不安,
夜不能寐,灵魂在逃亡。
从应天府到临安,
他想忘记那不堪入目的,
画面。那萦绕在他心头的噩梦,
应该消逝啊,临安,
请你拯救帝王的忧伤,
请用西湖水洗洗他的疲惫,
洗去他舔血的丧国之痛。

逃亡是第九个入口。


10

岳飞是第十个入口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在宋朝,文化壮大了民族肌理,
却退化军事的进程。
岳飞生不逢时,
重文轻武的年代,
他的悲剧在劫难逃。

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
如果在宋朝,我还是要做文人,
尽管不能名垂青史,
但颐养天年,
寿终正寝过完一生也好。
磕磕碰碰在所难免,
那就鸟尽弓藏吧,
像小市民奔波街头巷尾,
其乐融融,且乐在其中,
不要做岳飞了,他是民族英雄,
而英雄是不好做的。


家喻户晓的岳飞,
神一样根深蒂固的岳飞,
他的高度是民族的高度,
历史的高度,兴衰的高度,
过犹不及或及犹不过,
已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剩下的穷秀才,书生,
和尚,道士,还有喇嘛,
请你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岳飞是第十个入口。


11

悔恨是第十一个入口


要恨你们就恨吧,
文韬武略的,对酒当歌的,
挑灯看剑的,独上西楼的。

来吧,铁马冰河入梦来,
一个故事有一个终点,
星移斗转的天空,
璀璨的银河系,
无穷的光亮融入它的无尽里。
王安石在这里变过,
曾巩在这里写过,
苏辙的行走踏雪寻梅;
史达祖独树一帜,
吴文英也领风骚(可不止三五年);
陆游更不用说,
根正苗红的先驱,
带着英雄的,狼一样的血性,
只要出手就旗开得胜。
我老是把他与杜甫混为一团,
不分伯仲,醉眼朦胧,
奇怪,两个毫不相干的人,
时隔那么多年,
为什么喜欢在我的脑海打架,
最关键是他们的高下,输赢,
我说了不算。

悔恨是第十一个入口。


12

回忆是第十二个入口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公元960年,
陈桥兵变的赵匡胤黄袍加身,
大智若愚的赵匡胤杯酒释兵权,
他的高明高过权谋,
他的成功覆盖了胜利。
而1279年3月宋朝结束,
南宋最后的幼主赵昺年方七岁,
被左丞相陆秀夫背着投海而亡,
这是赵匡胤孙子的孙子的孙子,
他当然不知道这些。

三百一十九年历时十八帝,
千疮百孔的宋朝是伟大的宋朝,
痛心疾首的宋朝,爱莫能助的宋朝,
一部《宋史》震古烁今,
又让人悲从中来,潸然泪下。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这苍莽的诗句适合宋朝的结局,
适合置身其中的子民,
将相,鸡鸣狗盗之辈。

爱过,恨过,为之奋斗过,
是该好好回忆的时候,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黄庭坚也不知道他的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矫情是有一点的,体会是有一点的,
迷惘是有一点的,
而隐藏更多的是无尽的忧伤,
我从中看见的是宋朝的命运。
有酒的地方就有宋朝,
只要有酒,宋朝就不会遗忘,
宋朝是泡在酒里的王朝,
其香久远,其味悠长。
你看,李师师又站出来梳妆打扮,
似乎总是心有不甘,
她要趁着酒后的魔力,
再弹一曲《汴水流》,
她要唤醒所有的孤魂野鬼,
为宋朝沉冤得雪,
哪怕它们已经挫骨扬灰。

回忆是第十二个入口。

2020.09 —— 2020.11.
2021.02.19改定




推荐语 杜牧野:荐




(诗词在线提示:诗词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转载请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出自诗词在线)


新华字典查询提示 提示:不明白的汉字去 新华字典搜索下。  


  •   鉴赏、评论:
  •   心路 27.18.255.189     2021/2/20 18:23:09     16 楼
  • 送了5朵鲜花
    书生先生说的很好:的确很有底蕴!欣赏、学习,问好!
  •   自由书生 113.222.1.20     2021/2/20 12:59:30     15 楼

  • 50年前,美国一个华裔作家赵姓,考察中国后说:中国将进入人人都是天子的时代。
    我不理解,但记忆力好。现今看,果然是。
    百姓之家,不可能教育孩子成为天子,还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如果,人人都去造反,就国无宁日,家无宁日。国家乱,谁最喜欢?
    作者这首诗,例举了宋朝的光鲜和光彩,却遵守了百姓的本色,寓伟大于平凡。人微言轻,是真理。
    我记得,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工人,当中学校长,国家还能怎么样?所以,只要活着,就要思考。
  •   自由书生 113.222.1.20     2021/2/20 12:28:25     14 楼

  • 将作者这首长诗与贾浅浅的短诗比较。一个是史诗级,一个大众级,没有谁好谁差,只是文创对象不同而已。
    有人把贾浅浅的诗,命名为“屎尿诗”。但是,我看《朗朗》,看小孩的屎尿,一点也不觉得臭。我看到的,是童真,是每个人都有的童真。也许,世风日下,有些人,忘记了自己的童真。我想,这才是贾浅浅想表达的。
    一个三代贫穷的村民,说他有一个长生不老药方。你会信?你敢吃?
    一个权贵名流后人,他或她,披露一个长生不老药方,你不信?你不吃?古汉女尸出土,专家研究后,推出了《古汉养生精》,成为香饽饽。我的总工服用后告诉我:确实有效。
    不为愚者所惑,听从智者所感。这,也是家风的内涵之一。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8:41:20     13 楼

  • 刚才,看了作者简介,黑压压的。其实,一句话足以。但也说明,作者是诚实本份之人。很多作者如是。
    搞科创、搞文创,历史并非最引人关注。搞科创,是解决产业技术难题的能力和效果。搞文创,是作品。当然,我的理念,是走江湖的理念。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8:09:48     12 楼

  • 欣赏作者这种搞文创的心态和精神。无论搞科创、文创,都要沉得下来做研究,最后,选定方向力取胜利。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7:59:56     11 楼

  • 刀郎一首《2002年的第一场雪》,10年前卖了网信版权1000万。只要不瞎投资,他就悠哉悠哉。
    我不懂音律,却喜欢听歌听曲。死党也经常给我转发好听的歌曲。
    我的后辈,都是美女,她们都不读理工科。我很欣赏。我的专家团的后辈,也是美女成群。所以,我就来学写诗词,看能不能给她们做铺路石,做不了,也没所谓。
    为自己活着,还是比较容易。为他人活着,也是不易。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7:33:45     10 楼

  • 我的多数大学同学,都只能做到副教授,即高级工程师。从副到正这一步,要跨越,也是不易。由此想起贾浅浅。文创者,中国多于牛毛。科创者,中国凤毛菱角。这就决定,做理科教授易,做文科教授难。
    历朝历代,搞文创的,都有官职。没有固定俸禄的,也就蒲松林、张继等少数作家而已。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7:19:46     9 楼

  • 有个名作家说:不为文人风骨怎么的。他要养家,养家要钱,明码标价:他的一个书法字,4万钱。
    我就想,走到这一步,至少也是出版了N本专著,有了名气。
    小时我看老辈的文章和著作。如果杂志书籍卖不出,就没钱吃饭。但是,要读者掏钱,哪有那么容易?经过几年实践,我搁笔。
    现在写作,是因为老了,没事做。
  •   徐庆星 183.154.46.95     2021/2/19 17:16:07     8 楼
  • 送了5朵鲜花
    欣赏了佳篇。〈崔白的【双喜图】落叶{凋?调}零〉。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6:51:14     7 楼

  • 我在17岁前看长篇著作。N年后,就听身边人口述风靡著作的要义。有一点清楚:风靡天下的,必定是百姓喜欢,抑或是网信炒作。而今中国出了一个中产阶级阶层,据说有4亿人。面向谁文创?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6:43:17     6 楼

  • 治国之本。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6:42:29     5 楼

  • 今天的世界,什么都在日新夜异。但治国这本、治家之本,是随变好?还是不随变好?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6:38:07     4 楼

  • 我不喜欢,王朝象走马灯似的,今天这个明天那个,搞得百姓难以侍从。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6:34:35     3 楼

  • 我没读历史,但看过中国历史年鉴表。就想一个问题:中国怎么有那么多朝代?为何不是一个朝代延续?
    看《薛刚反唐》电视剧。我就想,武则天为何要去唐朝立周朝?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6:24:50     2 楼

  • 我读过作者很多诗。这一首,象学术诗。
    但也看到,曲高和寡。写长诗,不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不知作者职业。如果是在象牙塔里,面对本科硕博学子,很好。我把这首诗复制下来,也是给我的本科硕博文科后辈们看的。
  •   自由书生 113.222.0.195     2021/2/19 16:12:07     1 楼
  • 送了5朵鲜花
    作者用诗赋完整表述了一个“靠诗词歌赋兴邦”的宋朝历史。我没读过历史,却通过这一首长诗,了解了宋朝,了解了“史诗”的定义。欣赏。
    作者用4300字,就写清了历时319年宋朝的历史,读得引人入胜。我把这首诗复制下来,以便将来给想作作家的后辈研读。
    诗词歌赋,借助网信和5G手机推动,进入全民化时代,让百姓花很少钱就获得美好享受。今天的时代,真好。这首诗的社会价值,更在于,点醒和激发读者思考:莺歌燕舞的王朝,怎么会灭亡?
    禁武禁言的明朝,还是有人在习武。闭关锁国的清朝,还是有人在开放。这首诗,以特立独行的姿态在这里诞生,是诗词在线的荣誉。

评论请先登录


欧美 日本 亚欧在线观看_国产在线精品亚洲二区_亚洲 中文字幕 在线观看